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重生

    病到最后,苏叶的眼前总是蒙着一层厚厚的黑雾,长时间的耳鸣让她备受折磨,身体极度瘦弱,抬起胳膊就能近距离欣赏骨感美——只是这骨感美苏叶已经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生命力快速流失,苏叶知道,她的时间已经没有了,努力睁大眼睛向四周看,爸爸以一种扭曲的姿势缩在椅子上休息,一头凌乱的白发刺得苏叶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这还是以前那个爱臭美的爸爸吗?记得爸爸经常定时染发,偶然发现脸上长了一块老年斑,不知买了多少瓶瓶罐罐的美容营养品,每天早上霸占镜子最长时间,总是被自己和妈妈嘲笑。

    苏叶费力的侧过头,看见妈妈坐在塑胶小凳子上,上身伏在病床边浅浅的睡着,一只手搭在苏叶的右手上。几个月的压力和劳累让她快速的瘦了下去,苏叶以前总是跟妈妈说“有钱难买老来瘦”,叮嘱她减肥,生怕她因为肥胖生了病,现在……

    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,苏叶微微动了动右手,妈妈立刻惊醒过来,看见苏叶已经睁开了眼正在微笑,忙强笑着说:“你醒啦?想不想喝点粥,我给你做了鸡肉青菜粥,喝两口吧?”

    苏叶是胃癌晚期,因为发现得太晚已经没有了手术的价值,一直住在医院是父母执意要求的,他们的心里怕是还存着一丝微弱的希望吧?

    妈妈握住苏叶的右手,传来一股安定温暖的感觉。苏叶笑着说:“妈,我还不饿,你先听我说几句话。我的存折和卡都在我家卧室的床头柜里,里面还有六万块钱,密码都是刘方宇的生日,家里的钥匙我也给了你们一套,你们自己去拿吧。房子是我买的,但是房产证上写的是刘方宇的名字,要是刘方宇愿意出钱补偿就让他出钱,要是不愿意……那也别再管了。”

    刘方宇是苏叶的未婚夫,两家已经定了婚期,结果苏叶却一病不起。这些日子刘方宇来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少,苏叶的爸妈对他意见很大,只是不在苏叶面前提起罢了。苏叶虽病重,却不糊涂,自然知道刘方宇的所作所为,心里早已绝望。

    只恨自己那时苦苦追求刘方宇数年才成功,已是把他捧到了天上,虽明知他没有自己爱得深,却仍旧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份感情,期冀着两人婚后会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两人在外打拼挣来的钱为数不少,回到家乡创业,刘方宇把他的资金全数投到了新开的公司里,苏叶则用自己的积蓄在市里全款买了房,为讨刘方宇开心,在房产证上只写了刘方宇一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真正是为他人做嫁衣裳。老父母将多年积蓄都用在了自己的病上,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苏叶惨然一笑,向妈妈愧疚道:“妈,不能给你们养老了,是我对不起你们……要是有下辈子,我就是做猫做狗也伴在你们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妈妈听见这话,紧绷的情绪一下子决了堤,立刻失声痛哭起来,不仅惊醒了病房里的其他人,也惊醒了爸爸。

    爸爸从椅子上直跳起来,惊恐的眼神还带着些睡意,冲过来看见苏叶还好好的,就低声向苏叶的妈妈怒道:“小叶儿还好好的,你哭个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妈妈安抚住,苏叶又累得睡了过去。这是苏叶最后一次清醒,短短一天之后,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