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改变命运

    要说虎妞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克星的话,那就非她的宝贝女儿李青青莫属了。

    面对抬着担架的医生护士,虎妞死活不愿意去医院,害得众人无可奈何,最后还是李青青哭着发了脾气才把虎妞震住,老老实实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苏叶站在角落看见虎妞躺在担架上进了救护车,李青青的爸爸和姥姥跟着去了医院,方才走出来同李青青一起在家看店。

    焦躁不安的又等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等到李青青的姥姥喜气洋洋的回来收拾婴儿用品,虎妞终于剖腹产下一个儿子,母子平安。

    想起当时危险的情况,老人家仍旧心有余悸,直说是李青青救了她妈妈的命。手术成功之后,医生出来说明手术情况,言道再晚个五分钟送来就回天乏术了,就算是现在手术成功,虎妞的身体也遭到极大创伤,以后再想要孩子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李青青不知要怎么感谢苏叶才好,又是高兴又是后怕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最后还是苏叶提醒她先去医院看看,李青青方才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从李家离开,苏叶仍旧沉浸在一种不真实感里,难道命运真的就这么轻易改变了?以后虎妞会不会发生别的危险,从而失去年轻的生命?

    这种玄妙的问题苏叶自然想不出答案,只好暂且放在心底。既然虎妞顺利产子,苏叶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,不如下午就收拾行李,跟小姨和姥姥他们告别,回老家去吧!

    老家离县城大概有三十公里远,苏叶对老家并不熟悉。虽然爷爷奶奶都在老家,但是他们从来不待见杨牧和苏叶母女俩。因为老人重男轻女,苏叶从小连压岁钱都没拿到过,更不用说来自祖辈的关爱,慢慢的也就越来越不喜欢回老家了。

    这次回老家苏叶先乘客车到了镇上,爸爸苏铭泉已经骑着摩托车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几个月没有见到爸爸了,苏叶乍看之下差点没有认出他,以前爸爸胖胖的,皮肤也白,现在却是又黑又瘦。

    记得上一世爸妈在家乡搞养殖,结果创业失败,重新回到县城找工作,中间又炒期货,又去外地打工的,折腾了好几年才慢慢安稳下来。

    乡村风景对苏叶来说很新鲜,放眼望去都是快要成熟的麦子,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黄色。从镇上到村子里大半都是土路,颠簸得厉害,不过想到可以跟父母在一起,苏叶心中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穿过村庄,来到西南角的一个大院子,远远的就能听见院子里传来狗吠鹅鸣之声。跨进院门,只见一亩半地的院子被低矮的砖墙分作两边,里面大些的是鹅舍,上千只雪白的鹅在院子里踱步,或者在最里面的池塘内游弋,一只大狼狗拴在院内,冲着苏叶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鹅舍里有两个人在清理鹅粪,一个是头上裹着毛巾的妈妈杨牧,另一个却是小叔苏建国。是了,苏叶想起,那时小叔来帮忙养鹅,从盖房子到进鹅苗,过了几个月也不见利润,就想出外打工,可是看着苏铭泉夫妻俩忙得分身乏术,不好意思直接说。后来有次给鹅喂药,苏建国把一千比一的药兑成了十比一,一千只快要长成的鹅一夜之间死得还剩五十多只,那五十多只还是爸妈连夜灌药抢救回来的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打击,爸妈也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