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中考前夕

    消息传了开去,许久不露面的大伯苏德永也上门来了。大伯的宝贝儿子苏云飞只比苏叶小几天,也是今年的中考生,不过与苏叶不同的是,苏云飞向来成绩优秀,是大伯一家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刚寒暄了几句,苏德永就开始问苏叶的功课,顺势夸起了自家儿子多么用功,成绩多好云云。遇见这种话题,苏铭泉和杨牧照例无话可接,讷讷不语——谁让苏叶不争气呢。

    等大伯夸了一阵,苏叶笑着接话:“小飞用功是好事,不过这没几天就中考了,总是熬夜对身体也不好,大伯还是多劝他休息休息,省得压力太大,发挥失常。”

    苏叶一副笑吟吟的模样,虽然这话寓意不好,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关心苏云飞的意思,大伯苏德永心里有些发堵,但是也只当做苏叶年纪小不会说话,就索性不再谈论这些,转而问起了苏铭泉养鹅的收入如何。

    短短半年多的时间,苏铭泉和杨牧亲身经历了一回人情冷暖,杨牧是彻底看透了这些人,只有苏铭泉还念着血脉相连,想要大家都过得好,听苏德永问起,就一五一十的全说了。

    下岗这半年多的时间,前几个月都在筹备中,不管是盖鹅舍还是考察鹅苗,苏铭泉没少下功夫。这第一批的一千只鹅总共卖了四万块,在丰源县这个小地方算得上一大笔钱了,要知道,去年苏铭泉买了一套单位自建房也只不过才四万块呢,那还是一百二十平米的三室两厅!

    苏德伟听得心里发热,恨不得自家现在就动手做上这门生意,只不过他自己有工作,却是不能擅自离岗的。好在苏德伟原本也没有打算回乡搞养殖,就满脸堆笑的向杨牧说:“先前你们家急用钱,偏偏我把闲钱都放出去了,正好这两天钱都收回来了,你们要是钱不够用,只管来找我。”顿了顿又说,“跟别人都是算三分利,咱们是一家人,不讲那些虚的,就按两分利算!”

    苏叶听见不由微微一笑,大伯素来抠门,经过别人家的菜园都要摘一把菜叶子呢,这会儿能把高利息主动降低,对他而言已经是很大的牺牲了。

    不过苏铭泉对人向来赤诚,与苏德永的性子恰好相反,见苏德永要的利息比银行还要高出不少,全不念半分兄弟之情,心里就有些不满了,嘴上只说现在用不到那些钱,以后再说,就把这个话茬绕过去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大伯,苏叶心里有些发闷。这还只是个开头呢,往后要是自己家真正发达了,这些个人更要贴上来了。

    并非苏叶不念亲戚情分,只是这些人做得太过!前世里苏铭泉下岗后一直走背运,足有几年的功夫,老家这边一个亲戚都没有上门过,不管是逢年还是过节,大家都商量好了似的,全都不来出这个头。杨牧曾说“乐得清静”,可心里终究郁愤难平。

    苏叶深知苏铭泉为人,对自家兄弟感情极深,就算生气也只是一时,就如前世,明摆着被苏建国坑去十几万,也只是吵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