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险些错过的彩票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父女俩从文鲁市回到县城,苏铭泉先把苏叶送去了她姥姥家,说好了天黑之前来接她回老家,然后自己就出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苏叶跟姥姥说了去市一中报名的情况,还有开学之后的吃穿住用之类,说了一大堆,苏叶开始缠着姥姥讲古。

    姥姥这一辈人经历了战争年代,建国后又经历了大灾荒、大跃进,还有文革和改革开放,阅历之丰富自不必说。上一世的苏叶是在大学之后才对以前那个年代产生了兴趣,可是没有多少机会听姥姥讲古,现在有了机会自然赶紧抓住。

    姥姥娘家以前是镇上做小生意的,姥爷家则是远近闻名的大地主,如何能嫁给姥爷这种事姥姥从来不好意思说,只说那会儿的嫁妆是什么什么,出嫁时的轿子又是什么样子,每年的六月节婆婆要晒衣服,那些绸啊缎啊的。

    说到生了四个孩子都没有活过一岁,直到有一年的七月十一这天才生下苏叶的妈妈,那时姥姥的年纪已经不小了。

    苏叶猛地一下想起一件事来,霎时间脑子里像是炸开了焰火,白光一片。

    这一年杨牧的生日!就是杨牧的生日这一天,苏铭泉特意用杨牧和苏叶的生日买了一注双色球,中了二百块钱!

    记得那时苏铭泉因为没有钱让苏叶念县一中,心里特别不舒服,所以破天荒买了彩票想碰碰运气,想着万一中奖就能让苏叶念高价了,结果那天彩票的开奖结果让人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苏叶和杨牧的生日都在红球中奖的结果里,但是如果再加上外公生日里的月份和日子,那就刚刚好是六个红球的中奖结果!

    六个红球全中就是二等奖,奖金虽说是浮动的,但是少则几十万,多则上百万。再说,最后一位的蓝球只有十六个而已,就算是全部买一遍才多少钱呢?

    苏叶兴奋得心脏都要跳出喉咙了,声音颤抖哑着嗓子问姥姥:“姥姥,今天是七月几号来着?”

    幸好老年人习惯记农历的日子,姥姥想了想,答道:“今儿个立秋,是十一号吧。”

    苏叶跟打了鸡血似的,嗷的一声就蹦起来四处找日历,果然正是农历的七月十一!如果没记错的话,今天买那一注彩票,明天就能去领大奖了!

    姥姥奇怪的看着苏叶在那蹦跶,骇笑:“这小妮儿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叶一张脸涨得通红,半晌憋出一句:“今天是我妈生日啊,我激动得!”

    “咱这可不兴过生日那一套,折福折寿的!”姥姥拿起大蒲扇摇了一摇,想起冰箱里放的有葡萄,又问苏叶吃不吃。

    老家那一带的确是这样的风俗,老一辈人都不给孩子过生日,也不给自己过大寿,说是会折福折寿,这也是为什么苏叶的奶奶甚至记不清苏铭泉生日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,苏叶的姥姥开始去厨房做晚饭,苏叶咬着指甲在屋里走来走去,到底要怎么做才好?!

    摸摸裤兜,一分钱都没,问姥姥要钱的话不是不行,只是老人家比较节省,超过五块钱就要追根究底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苏叶贪心的想要中个几亿大奖,以后就什么都不用做了,只是苦于资金不足。难道去偷去抢?不用说苏叶也是没这个本事的。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