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极品亲戚

    好一阵诉苦之后,曹立春提出了请求:“我也不说借多少,能有个七八万把店撑起来就行。”虽说是请求的口吻,不过那脸上的表情却是十拿九稳的。

    苏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,就算这二百万是天上掉下来的,可也是掉到自己家的,跟他们有一分钱关系吗?不过是仗着苏铭泉历来耳根软又顾着兄弟们,就敢舔着脸上门要钱了,难不成她已经把前两个月指着苏铭泉夫妻俩破口大骂的事忘了?

    苏铭泉沉默,虽说他仍旧顾念兄弟情分,想要拉扯苏建国一把,不过……这些钱终究是苏叶买的彩票中的奖,严格来说,就连买彩票的钱都跟他没有关系。只是苏叶年纪小,苏铭泉和杨牧怕她胡乱糟蹋钱,所以没有明说罢了,就是在市里买的那套房子,也是写的苏叶的名字。

    杨牧收拾好了碗筷,走过来笑说:“镇上做生意还要这么些钱呢?一年房租加上进货也用不了三万吧?”

    曹立春讪讪的:“那还得防着亏本呢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她是打算先用自家的钱亏本个两三年再说吗?

    “就是不用七八万,四五万总要的,你们手里拿着几百万,连这点钱都舍不得拿出来,叫别人知道了怎么说呢!”曹立春没想到杨牧把她的话驳了回去,竟有些恼羞成怒了。

    杨牧沉下脸:“我还管别人怎么说呢?那时候我满村子的跑着求人借麦子借面,多少人关了门之后笑话我,当我不知道啊?我跟你二哥下岗回来养鹅,是谁整天风言风语的跟人说三道四?还不是你整天闲得发慌到处传我们家的闲话,这会儿要出去说三道四那就赶紧着,爱怎么说怎么说!”

    见杨牧翻旧账发脾气,曹立春的态度立刻软了下来:“二嫂现在说这话不是打我的脸吗,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们能不知道?兄弟几个数我们家最穷,还不是为了在家守着老人?你们一个个的在城里多舒服,那老头儿老太太都是我们一家照应,省了你们多少麻烦?……”

    曹立春blahblah的说个不停,无非是多少年在老家过穷日子,伺候老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之类的话。苏叶掏了掏耳朵,有的人惯会撇清关系,小叔苏建国吃不了苦,一出去打工就吵着累,往往挣不到钱还要借路费给他,这能怪谁?

    “这样吧,七八万我是不能借给你……”苏铭泉沉默良久之后这样说。

    苏叶见苏铭泉要借钱给她了,立刻抢过话头:“七八万不能借给你,五六万也不能借给你!”

    曹立春冲苏叶撇了撇嘴,根本没当回事,仍旧看向苏铭泉,苏铭泉却不再说下去,扭头看了看苏叶。

    “小婶,你是没搞清楚状况吧,按照法律规定,这几百万是属于我的,不属于我爸,也不属于我妈。只不过我还没到完全民事责任年龄,所以他们可以使用这笔钱为我盈利——你懂什么叫完全民事责任年龄吗?”苏叶笑了笑又说,“算了,不懂也没关系,你只要知道我爸妈可以用这笔钱为我盈利,但是不可以损害我的利益,否则要负赔偿责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曹立春听得半懂不懂,只知道这钱是苏叶说了算的,就夸张的哎哟一声,冲苏铭泉说:“二哥,你看小叶儿,跟亲爹亲妈还分得这么清,一家人还讲什么法律啊!”

    “彩票本来就是小叶儿买的,总得听听小叶儿说什么。”杨牧跟苏叶是一个战壕的战友,都不待见这些落井下石的亲戚。

    苏叶走过来说:“小婶,看在亲戚的情分上,这次我借你两万块,再加上之前小叔在我家帮忙养鹅挣的那些钱,足够你在镇上租一年的门面房,再进两次货了。不过你得写个欠条给我,省得以后说不清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虽然扯皮花了很长时间,最后曹立春还是不情不愿的在欠条上摁了手印,拿着两万块走人了。

    苏叶回屋把欠条收好,真心希望小婶和小叔能好好做生意,以后过上好日子自然就不会再来借钱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杨牧长长的吁了口气,发狠说:“赶紧把鹅都卖了,咱去了市里就再也不回来了!”

    大伯和姑姑从小婶那里听说了借钱的事,知道苏铭泉现在对亲戚们还有心结,也就没有一窝风的赶来借钱,只是时不时的来看看说说话,以示亲近。

    只是苏叶的舅妈那边有些麻烦,她知道了苏叶是跟姥姥要钱买的彩票,扬言中的奖该分她一半才是,气得苏叶的姥姥险些犯了心脏病,最后还是苏叶的姥爷拿着拖把将舅妈赶出了门。

    杨牧知道后气得又哭了一场,带着苏叶去了她姥姥家,说要把苏叶的姥姥姥爷带去市里养老,却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苏叶的姥姥姥爷都是老派人,儿子家可以长住,去女儿家就是做客了,哪有做客的人长住不走的道理?

    姥姥知道苏叶真的买彩票中了大奖,很是开心,只说天无绝人之路。她这半年多最担心的就是杨牧,每每愁得彻夜难眠,现在好了,眼看着杨牧也能过上好日子了,她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杨牧偷偷留下了两万块给苏叶的姥姥零花,再三叮嘱她不要俭省太过。苏叶心知肚明,最后这笔钱只怕还是被苏叶的舅妈一点点的要走。

    一团乱麻看似被理清,苏叶一家简单收拾了物品,在苏叶开学前的三天去了市里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