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陆延

    袁老师点名结束,用笔划着名单,叫了几个人去办公室,其中就包括苏叶和王侃的同桌张若洋。

    苏叶略迟一步,跟在王侃的同桌张若洋身后去了办公室。几个人走进办公室围着袁老师的办公桌站了一圈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张若洋啊,我听说你在初中的时候一直做班长,这次还是你来做班长吧。”袁老师也不废话,直接就认命了新班长,听那话里亲近的感觉,想来是张若洋的家长跟他有些交情。

    “苏叶成绩最好,可以起到带头作用,就做学习委员吧,平时还可以帮助班长维持秩序,班长不在的时候代行班长指责。”

    “张璐语文成绩最好,做语文课代表,苗悦做英语课代表……”袁老师快刀斩乱麻一般的就把职务都分配清楚了,苏叶有幸做了学习委员,看样子还兼职副班长。

    回到班里,袁老师宣布了一下刚才的决定,站在讲台上往下看了看,又说:“如果有哪位同学对座位不满意,可以找班长张若洋和学习委员苏叶解决,今天上午把座位定下来,由学习委员统计好,把座次表打印出来,方便各科老师了解你们。好,下面班长找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去教务处领我们班的课本。”

    苏叶自恃是成年人了,为人处世的经验不管怎么说也比这帮小孩子强,一会儿功夫就帮几个因为近视不能坐在后面的同学换了位置。奇怪的是,她旁边的座位始终没有人来坐,不过班里课桌比人多,后面还空了四五个位置,苏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一时课本搬了回来,苏叶又上前去帮忙发课本。好不容易忙完了,苏叶回到座位检查自己的课本有没有毛病,逐一写上自己的大名。

    苏叶正写得认真,忽然听到后面的王侃跟张若洋说:“哎哎哎,那不是校长吗?站在校长后面的那小子是谁,看上去很吊啊。”

    苏叶抬头看向班门口,只见袁老师早已迎了出去跟校长说话。而那个被慧眼识金的王侃评价“很吊”的少年虽然被校长遮住了半边身子,但还是能看出身材颀长,健康的小麦肤色,偶尔扫进教室的眼神晦暗深邃,表情冷冷的,隐约带着一丝不耐,让人只看一眼就能留下深刻的印象,果然“很吊”。

    都说“相由心生”,其实只针对三十岁以后的人。人在年轻时心性不定,很难形成一种稳定的独属于自己的气质,因此青少年除非美得离谱或丑得离谱,不然很容易就泯然众人矣。

    好比苏叶,因为从很小的时候就爱看书,所以身上有种隐约的书卷气。王侃的性格开朗中又有些逗比,显然是不知人间疾苦,一味只爱玩乐的人,倒像个败家的大少爷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那个少年却不同,只是随便一站,整个人就散发出闲人退散的讯息,好像周边气温都下降了两度似的。

    苏叶自诩看人很准,对他初步得出一个结论:性格孤僻,难以接近。作为新鲜出炉的学习委员,苏叶还深深的希望他不是个刺儿头。

    袁老师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:“好,好,放心,放心!”看来是在跟校长表态,袁老师突然回头扫视了班里一圈,扬声道,“苏叶站起来一下,这位新来的同学就跟你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苏叶愣了一秒钟,就看见那个少年带着满身的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