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雷阳站在原地,是心中越想就越觉得气愤,“这是什么仙人,这根本就是坑人嘛,哪有这样半道儿上突然给你来个考验的,真是的!”

    可这抱怨归抱怨,一通抱怨结束之后,雷阳还不得不面对现实,因为留下的给他的时间只有三个月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这听上去有三个月,但就照现在这种情况来看,雷阳猜想,或许三个月时间并不算富足。

    但雷阳是什么人,雷阳是那种越是在困境中,逆境中,便会越执着越坚强之人,此刻他在那种气愤中身体中的那一股倔强的劲儿,刹那就又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此刻他望着前方大约还有三分之的星河,口中冷哼一声道:“哼,自己走就自己走,有什么了不起,三个月时间太长了,老子只用三天就够了!”

    雷阳说完后,顿时就开始观察起四周的情况来,一脸谨慎和严肃,对于这片陌生的星河与这片漆黑的星空认真的研究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在那片星河尽头的虚源之地内,那一位虚源玉女看着星河中此刻一脸执着与倔强的雷阳,顿时就忍不住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这种笑是那种长辈看着晚辈的笑,笑容中带着浓浓的赞许之意,更有无法掩饰的兴奋与激动,这些表情都是她这个层次的人中,很少能见到的。

    少时后,她更还喃喃自语道:“这个小家伙,身上的那一股逆劲,还当是颇有圣主当年的风范。

    不过,谁让你是拥有龙脉祖血觉醒一人,你的未来注定都是一路大风大浪,曲折无尽,所以这种考验,是你必须接受,更是必须完成的基本要求。”

    星河中,雷阳谨慎的进行了各种尝试,可最终他发现了一个非常无奈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脚下的那一叶柳叶扁舟,在失去了那虚源玉女笛声的牵引之后,尽然在这星河之上纹丝不动,寸步不前,就如同失去了在外的动力,但雷阳如今却借不到任何的外力。

    “这下完了,难不成要在这儿等死不成!”雷阳心中如此思索道,感觉有种憋屈窝火之感,就如同你空有着一生撼天之力,但却使不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随后雷阳就猛的想到了一个问题,然后自自言自语的嘀咕道:“难道说是我一直进入了一个误区,那前辈说我体表拥有的神辉与这脚下的柳叶扁舟,其实效性都是三个月,那我既然拥有神辉遮体,为何还要一定借助这柳叶扁舟?

    会不会是让我要舍弃这一叶扁舟,然后自行踏入星河,走完些剩下的三分之二的距离,从而进入虚源之地?”

    雷阳在脑海中不断的思索,这个念头一旦在他脑海中出现,便立刻就被无限的放大、完善,到最后他脑海更是有一道声音不断的催促它的去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但想法是有了,要真正跨越出那一步,心中的压力还是很大,这里毕竟是星河,拥有亿万星辰之力,若是不好,一步踏出就会万劫不复,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,所以要跨出这一步还是需要极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但雷阳在思虑在三之后,最终还是毅然踏出了那一步,俗话说,富贵险中求,他雷阳这一生虽然惜命,但却并非是贪生怕死之人,该做决断的时候,他绝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一步踏出之后,雷阳骤然间便感觉身体之上突然出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,这种压力之大,刹那就让他如同身背无数山岳一般,就如同他脚下的星辰,全都坠吊在了他的身体之上一般,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