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靠,不是吧!”雷阳立在一旁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雷阳的攻击有多强,他自己心里自然是最清楚的,可他攻击了这么久,竟然连那一层光幕都还没有轰开,这让他心底感觉到越发的不可思议,更有惊骇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的是,这虚源之柳始终却并没有攻击雷阳,不知道是碍于他主人的身份,还是它根本就无法攻击,还是有什么顾忌。

    雷阳停了下来,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他现在算是跟这个家伙较上劲儿了,不论如何都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这时,雷阳身体中的血脉气息,似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补全,已经彻底补全完整,达到了一种完善的状态,使得他整个人的身体之中瞬间就散发出了一种浓郁的血脉气息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这血脉气息散出的瞬间,雷阳无意中,瞬间就看到了那一颗虚源之柳其外的莹莹光幕,好似瞬间就闪烁了一下,甚至连那树干上的面孔也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,露出了一丝不不可思议的神色,更有一丝非常隐蔽的忧虑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情绪非常细微,隐蔽,但还是瞬间就被雷阳清晰的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咦,它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,莫非他还会害怕我身体中这血脉气息不成?”雷阳眼珠一转,在心中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他越想似乎越觉得好像应该是这么回事,这片地域怎么样一片也是属于圣主创造的,所以具有圣主一般的血脉气息,它自然会恐惧害怕,或者这血脉气息本身就可以压制它们,这必定是根生在它骨子里不可改变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雷阳根本就来不及去探查自己身上的血脉气息完善之后,到底是有何等的变化,顿时就索性靠近那虚源之柳,运用脑海中的雷龙诀加持了一条龙脉,让身体中的血脉气息变得更强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雷阳果然就看到了那虚源之柳表情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变化,虽然那个家伙还在那里硬撑着,可它那一张贱贱的嘴巴这时却闭得很紧,不再随意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下一来,顿时就换着雷阳得瑟了,他感觉自己似乎瞬间就找到了这个家伙的弱点,而它这时表现得越害怕,雷阳就越觉得心中很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想不到,你尽然怕这个,狂啊,你继续狂啊?”雷阳奚落的说道,感觉自己心头那口一直憋着的恶气,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。

    雷阳距离那虚源之柳越靠越近,索性一口气就加持了五条龙脉,整个人化身成为了一条人形的青龙。

    他身体上的力道直接扭曲虚无,同时更是使得他身体中所散发出来的血脉气息,变得前所未有的浓郁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虚源之柳四周那一层光幕虽然没有被雷阳的血脉气息压制得破开,但却也让雷阳明显感觉到了它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果然能够对它形成压制!”雷阳更是印证了自己内心的猜测,然后便停了下来,准备再观察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如此一来,却对那虚源之柳造成了错觉,就在这时,那虚源之柳却竟突然艰难的开口说道:“哈哈,你到极限了吧,青龙血脉,的确不错,不过可惜你只凝聚出了五条。

    没错,你身体之上那血脉气息产生的血脉之力,的确可以压制我,但你太弱了,如果只有区区这五条龙脉祖血的觉醒复苏,你依旧对我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你更是连踏入源山的资格都没,以前就有好多个高傲的家伙气势汹汹的来到这里,最后还不是一样灰溜溜的打道回府。”

    雷阳这一次没有着急去加持龙脉,而是看着它咧嘴一笑道:“那不知要具备多少条龙脉祖血才有资格踏入这你所谓的源山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至少六条,你只有五条,刚好就不够,怎么样啊,是不是有种要被气死的感觉!

    而现在,你不仅没有资格进山,更是没有资格来压制我,想要本尊认你为主,门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你赶紧走吧,别白费力气了,本尊一向看人最准,量你也不可能凝聚出第六条龙脉!”那虚源之柳肆无忌惮的猖狂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他话音刚落,雷阳就看着它嘿嘿一笑道:“是吗?”随后他便直接就加持了第六条龙脉,使得那家伙面孔上的笑容刹那就凝固了。

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